您的位置:首页-华教园丁
全文检索
搜 索
华教园丁

用文化搭起友谊的桥梁——“2014年中国文化海外行——葡萄牙营”教师团感言(4)

2014年09月19日

  同样年龄的孩子,同样的一首诗歌,有的孩子会背诵,有的孩子完全没有听说过。因为对这些海外华侨华人的孩子来说,学习华文的时间是零碎的,学习华文的内容也是零碎的。既缺少完整有系统的学习日程,也缺少规范化的教材。这必然导致学生的基础水平各异,在这种情况下由一位教师来进行为期几天的统一内容授课,其效率可想而知。

  (二)教学的延续性问题。

  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组织的这次中国文化海外行活动,无疑是对海外华文教育的一个有益补充。参与这次活动的教师也经过了福建省侨办的严格选拔,足见其重视程度。不过,由于授课时间只有五天,所以每位老师都会遇到教学内容如何确定的问题。从效果上看,这次活动能给这些孩子们带来的最有价值的东西,或许就是一种兴趣。但即便是兴趣,也要保证其具有延续性。从未用过毛笔的孩子第一次拿起了毛笔,暑假结束后他还会继续练毛笔吗?要继续练毛笔他又要去哪里找老师来教他呢?“流水之为物也,不盈科不行;君子之志于道也,不成章不达。”(《孟子•尽心上》)武术、剪纸、书画、舞蹈、诵读,每一样都是功夫,不经过日积月累是无法取得一定成就的。难道我们的海外华文教育,只停留在让海外的华人知道“中国的文化有这些东西”就足够了吗?最后两天,我训练十来个4岁到6岁的儿童诵读,教会了他们行简单的古礼,诵读《月儿弯弯照九州》、《七步诗》、《游子吟》、《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四首古诗。但是,要想提高对汉语之美的感知能力,用汉民族的文化礼仪来提升自身的修养,则非在年幼时大量诵读古诗歌不行。然而这一点并不是仅仅用两三天训练就能实现的。

  另一方面,教师与学生相处时间的长短,也会对教学效果产生一定影响。尤其对幼儿而言,更是如此。最后训练这些学龄前儿童(除了一个女孩其余全是男孩)的时候,纪律问题常常让我头疼。儿童顽皮爱闹本是天性,要让他们安静下来的确不容易。可是他们的中文学校老师一来,训斥就能立竿见影地收到效果。这说明他们和这些老师相处已久,知道了“厉害”。而像我们这样的“客座教师”对他们就没有这样的威慑力。年龄稍大点的学生可以认认真真地听完一位素未谋面的老师做的讲座,可是幼儿是做不到的。几天的时间突然要面对完全陌生的老师,对于一部分“顽童”来说,是需要一定时间去接受的。

  (三)教学保障的问题。

  之所以会出现前述的问题,我个人觉得很重要的原因是缺乏有力的教学后勤保障。华文学校在海外生存不易,要组织这样的夏令营必须去借用葡萄牙当地学校的场地。据说里斯本当地的华文学校不只一所,但是均规模有限,且各自为战。本来就零碎的生源、师资被切割得更加零碎。这个问题也具有很强的客观性,一时无法解决,也超出了我们这些普通教学工作者的能力范畴。在国内,一个城市里可以有许多所中小学,在统一考试面前平等竞争。但是起码其中的每一所学校都有完整的体系,教学可以成体系,后勤运作也可以成系统。而在国外,同行业竞争更是常态,但问题是在华文教育这个行业中,似乎每一个个体都力量薄弱,“营养不良”。这不仅仅是海外华文学校的个体原因所致,更是海外华文教育在当地社会中的处境所致。所以,建一所华文学校也许并不难,找到老师来授课也不难,但是要想建成一所体制完备各方面都能得到有效保障的学校就不容易了。用中国的老话讲,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二、个人思考与建议。

  (一)要指导的不仅是学生,还有学校建设。

  应该说,我们国家对海外华文教育已经是投入了很大程度的支持的。前面说到教学延续性问题,而相应的是国家不断派出志愿者在海外工作,时间长达一年以上。不过我觉得,我们不能仅仅派遣老师出去承担教学任务,无论是去五天还是去五年,我们还需要派出可以指导海外华文学校建设的专业人才。教师必须依托学校这个平台才能发挥所长,所以平台的搭建至关重要。

  要搭建好这个平台,必须根据海外华文教育与当地社会的实际情况来因势利导。从国家层面上来说,国家不断在努力提高华文在海外的地位。如果华文教育能以选修课的形式被纳入当地常规的教育体系之中,就已经是很大程度的成功了。在目前,海外华文教育依然只能以“培训班”为主要形式。但既然如此,就要把“培训班”办好,办得像模像样,应该要有长远的眼光与规划。

  我觉得,应该为海外华文学校制定更详细的发展方案。管理的模式,运作的模式,都应在更高层面的指导下结合所在地区的具体情况而确定。教学的科目方面,乃至教材方面,都应该经过科学的设计,至少是划定大致范围,由任教老师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选择。最重要的是要形成体系,而不是各自为战。

  (二)培训面可以扩大,不只针对孩子,重点在培养兴趣。

  据我所知,国家侨务部门派遣教师出访,不仅仅有去给孩子上课的,也有去给海外华文学校老师上课的。这是个很好的思路。毕竟老师的素质对教育的成效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且这些身居海外的老师是和孩子们相处时间更长的教育工作者。不过,应该给他们上什么课呢?对于学生的实际情况,岂非反而是这些常年在海外工作的老师们更为了解?

  我觉得,在海外进行华文教育,相对于具体的知识内容,培养孩子们的兴趣才是更重要的东西。要能使孩子们对祖国文化感兴趣,然后使他们保持兴趣,最后愿意自己去学习。这对于华侨华人子女学习祖国文化是更为有效的途径。一个华侨华人的孩子在国外,最多只能在周末去上一上华文教育的“培训班”,时间极为有限。在当地社会中,华侨华人子女是不可能把全部精力都用来学习中国文化的。那么,就要让孩子们发掘出中国文化中能让自己用一生去发展兴趣的东西,还要让孩子们知道自己在海外应当如何去发展这种兴趣,让他们知道可以通过什么渠道去自己学习。

  基于此,国内教师出访培训的对象,不只是针对孩子,甚至也不只是针对华文学校的老师。把学生家长组织起来开一两次课也不是不可以。当然,我们没有必要一定去教家长写书法练武术,但却有必要指导家长如何去发现孩子的兴趣并为其提供发展兴趣的空间。曾老师回国了,他们依然有办法练书法;辞别了张老师,他们还可以学剪纸。练书法需要笔墨与宣纸,学剪纸需要专用的剪刀和彩纸,这些都需要家长去为孩子们提供。我曾在里斯本中文学校的一间图书室里仔细看过书架上的书籍,琳琅满目,种类不少。不过我更希望的是它们出现在孩子们家中自己的房间里,而不是仅仅摆在中文学校的图书室里。

  毕竟,孩子们只能在周末到华文学校来,他们在自己家中的时间更长。家庭里的耳濡目染,远比一周上一次课的效果好得多。这应该是海外华校老师们应有的意识,更是孩子们的家长应有的意识。

  以上,就是这次出访我的一些感悟形成的小结。作为一名中学语文教师,我对中国文化的情怀是浓烈的。因此,对海外华文教育,我热烈地支持。现在,每年都有许多中国人走出国门,踏上异国他乡的土地。我曾不只一次为此唏嘘感叹。时代在发展,华夏儿女从祖国怀抱中飞翔远行是不可阻挡的,但至少,不要让五千年的文明印记从他们的身上消逝。

  福建省福州第一中学 胡冰

  2014年8月

[上一页]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