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我爱中华
全文检索
搜 索
我爱中华

悉尼华裔孩子学中文:从抗拒到喜爱 品味酸甜苦辣

2020年06月11日

  中国侨网6月4日电 据澳大利亚“澳洲新快网”微信公众号消息,学中文是澳大利亚许多华人家庭的一个关注的话题。 在这学习过程中,许多华人家庭可谓酸甜苦辣尝了一个遍。

  日前,悉尼的一个华裔家庭——李霞(Lisa Lee)一家分享了她的两个孩子学习中文的历程。

  Lisa的两个孩子,大儿子李一丁(Aiden Ramsey)目前在悉尼读小学6年级,小女儿李天天(Tiana Ramsey)读小学3年级。兄妹俩从小就一直在学习中文。

  不同文化中的选择和坚持

  Lisa的先生是澳大利亚本地人。说到为何坚持学习中文,Lisa表示,孩子有一半的华裔血统,她希望孩子能够学好中文,并且考虑到孩子将来的发展,希望其拥有更多的优势。而非常难得的是她的先生也非常支持孩子学习中文,并且一直坚持。

  虽然此前Lisa的儿子在小升初毕业班,面临着学业的压力,但是学中文的步伐一直没有停下来。

  一些华人家庭的孩子,在学习中文的过程中总会碰到一些取舍,比如到了小学3年级的时候,因为要准备4年级的英才班(OC班)的考试,学业紧张,于是就放弃了中文的学习;到了小学的5年级,因为要准备6年级的小升初的入学考试,在学业压力下,又放弃了中文的学习。有的中文学校反映,每年中文学校里会有小学3年级和小学5年级的生源流失。

  “我认为对孩子的学业并没有影响,所以一直坚持着。”Lisa说。而Lisa自己所开办的中文教育机构也会遇上一些这样的学生和家庭的选择。

  而在自己的学习和工作的经历中,Lisa认为,孩子如果学会多一门语言,将来的人生也更加有竞争力。“我觉得多会一种语言,长大之后机会是非常多的,根据自己的经历尤其深有感受。后来工作的时候我曾经去学过日语几个月,后来太忙了就暂时放下,但是基础的东西还掌握着。所以孩子现在学日语时我还可以帮忙检查一下作业。所说的东西我还是知道的。”

  孩子的学习和一家中文学校的开办

  说到Lisa所开办的火烈鸟中文教育机构,这和孩子的中文教育有关。 Lisa谈到,两个孩子以前是逢周末的时候去到其他区的中文学校学习,家里离原中文学校比较远,来回时间上很是折腾。当时两个孩子一起去学,女儿年龄又小,自己做妈妈的得陪着一起上课。孩子有时坐不住,有时又会睡着。这种情况下,大人孩子都很累,也没有时间和家人一起度周末。

  由于自己所住的地方并没有中文学校,当时Lisa问起孩子日间学校的老校长,为什么我们学校没有像其他学校一样开办各种语言兴趣班呢?老校长回答,“是啊,我们没有,但是你可以开一个中文学校啊?”这便成为Lisa开设中文学校的一个契机。Lisa马上召集了几位热心家长,经过几次沟通后开始申请注册火烈鸟中文学校,中间也走了一些弯路,不过最终顺利注册成功。之后Lisa的两个孩子便在她自己的中文学校里上课了,也就结束了之前周末上中文课的路途奔波。

  从一度比较抗拒到喜爱

  谈到孩子学习中文的兴趣,Lisa认为这与家长、家庭环境和老师都有很大的关系,以及老师在教学的过程中是否能够注意到学生个体的需求。

  Lisa的儿子以前曾经一度比较抗拒学中文。Lisa分析这个和孩子的个体学习需求有关。“如果一个班的学生的水平都比较高的话,进度走得很快,那么程度较低的学生基本上就很难跟上。跟不上的时候可能就会产生排斥的心理,人也会比较急躁。”

  Lisa觉得小班的教学比较适合照顾孩子个体化的需求这一教学理念,如今也体现在她的中文学校的教学上,“我们现在的班级都是5到10个学生,这样老师能够照顾到每个学生。”

  学习中文的酸甜苦辣

  谈到这些年来学习中文的历程,孩子们可算是把其中的酸甜苦辣体会了个遍。

  Lisa提到,中文学校组织参加朗诵比赛等很多和中文有关的活动。有时朗诵比赛大家都背古诗,去年儿子希望能够向更高的难度挑战,于是就放弃了背诵古诗,而是选择了讲一篇比较长的故事。

  “孩子就拿了一本小人书。这本小人书他曾经读了很多遍,非常熟悉;但要一个字一个字念下来的时候,就发现有难度。而他在念的时候妹妹也在旁边学着。结果是他念不下来的时候妹妹反而念下来了。这种情况让他觉得很崩溃:妹妹都会了,自己还不会。”

  但是还是要继续坚持下去,Lisa还是每一天都带着儿子练习,这样差不多练了有40、50遍,之后儿子就能够念得非常流利了。而妹妹后来因为没有继续跟着练,再重新拿出来读的时候反而就有磕磕巴巴的情况。

  今年儿子又向另一个更长的中文故事挑战,这本书有20多页,最初的一次自己读下来用了一个半小时,因为中间多次想放弃;第二次读用了半个小时,后面也就更有学习经验了,不再需要妈妈一直跟着。“他自己练习,有时拿手机录像,有时用电脑录像,现在读完这本书只需要8分钟。每次自己录像,录完之后,有时说错话,也会着急,又要重录,也是录了很多遍,终于有令自己满意的结果。”

  Lisa提到了孩子学习中文的进步。这真的是台上3分钟,台下10年功。

  “小小中文老师”不简单

  说到女儿学习中文,让Lisa比较惊喜的是虽然她在女儿学习中文方面所花的工夫没有对大儿子的那么多,但是在耳濡目染的学习下,女儿学起中文来另有自己的方法,并且有很好的效果。

  之前有一个澳大利亚小女孩,同样也是3年级,和Lisa的女儿是同学,在火烈鸟中文学校非母语班学习中文两年,每周都有一天到Lisa家里和女儿一起玩,Lisa会带孩子们一起学中文和做游戏。有一天女儿说:“妈妈这些中文我会,我来教她。”于是女儿自己制作了小小的中文教材。

  “当时教的一些内容是关于各种水果。结果女儿把这些水果画出来,标上水果的英文和拼音。她画得很可爱,那位小女孩还很愿意去学。我已经把这些东西留起来,和大人的教法还是很不一样。”Lisa说。

  就这样,Lisa的女儿“教”了这位同龄的小朋友几次后,因为这位小女孩2020年初搬到墨尔本而中断。在间隔了2个月后因为疫情的关系全部中文课转到网上后,两个孩子又开始了线上中文教学。每周六早上九点通过ZOOM会议视频系统教学,小老师把在中文学校老师那里学到的东西自己制作PPT来教课。

  “孩子愿意去和别人分享学习的成果,这就代表她了解了,学会了。”Lisa说,“这让孩子也感到很有成就感。儿子也非常羡慕,说妹妹可以做小老师教别人了。”

  而通过这一段小经历,Lisa也和中文学校的老师交流和探讨关于孩子们学习模式的问题,是否可以采取“大帮小”的这种方式促进孩子们的中文学习。

  学习中文的挑战

  谈到学习中文所面临的挑战,Lisa认为还是中文书写的问题。

  “现在孩子已经克服了这个问题。以前因为孩子不会写,就写得很慢,写一页写很久都写不完。现在写一页就要开始计时,什么时候开始和什么时候结束,自己写上。基本上都是在3、5分钟内就写好了。不像以前,一个下午都在写一个作业。”Lisa说。

  而这当中也关乎一个作业量的问题,Lisa认为,在学习中文的过程中,安排给孩子作业量的把握很重要。

  “我也和学校的老师沟通,看如何能够让孩子更容易接受中文书写的问题。如果布置很多作业孩子会有逆反心理,本来就不愿意学,现在还有这么多作业。写了很多,最后也不知自己在写什么。所以我让孩子每天最多学5个字,然后组词造句,这个量孩子就比较接受。然后再换一种方式以诗绘画的形式,让孩子们将学过的古诗或诗歌以自己理解的方式绘画出来,同时配上原文,这样既练习了字,又理解字的意思,到最后会很开心,很愿意去做。”

  此外关于中文学习的时间,Lisa认为一方面要激发孩子学中文的兴趣,另一方面家长起到非常重要的主导作用,如果没有家长的坚持和督促,孩子很容易放弃,所以两方面都要进行。

  Lisa表示,目前对于孩子学习中文的方法,每天读或画一篇中文古诗或儿歌,相信长期的坚持会有一些词汇的积累和质的飞跃;孩子同时也在学日文,学习日文是他们的兴趣,所以中国的传统文化如何能和当代孩子的喜好结合到一起很重要,能够让孩子自发地开始学习一种语言。 (Yu Kuai)